导航菜单

「唐山传说」碑子院的传说

  2019 水蓝剑月

  碑子院村地处兴源道以北,卫国路和学院路之间,是城市腹地拥有众多人口的大村落之一。

  碑子院是我市一处奇特而古老的地名。

  唐山大地以院为称的地名,至今留存17处,有书院、寺院,但多为道院。

  道教中,按其庙内供奉的神像和庙内道长地位,分为宫、观、院、庙、庐五个等级。

  宫为供奉老子或教主居住地称之为宫,享受帝王级待遇;

  其次为观,观内供奉诸神或教主,居住着祖师或道行极高的道长;

  第三是院,院内供奉诸神,其道长多为祖师嫡传弟子及所传后人,当然也有非祖师嫡传之人,但道德高深,功德显着,在州府乡里声望极高者,也尊称为院;

  最普遍的是庙,庙内供奉诸神,居住着一般道士;

  其下为庐,为山野间自行修炼的道士居住之地。

  下面就听一听关于碑子院的传说故事。

  

  相传:此道院在大元朝时已有,其灵云道长为大元朝道教教主丘处机的十八位入室弟子之一。他师父丘处机为全真教祖师王纯阳的七弟子之一,即俗称的全真七子。

  祖师仙逝后,七弟子分散各地传教。

  丘处机道德高深,积善从世,曾受到大金国朝廷的诏请,到中都燕京传道。

  因此,丘处机名满天下。

  其后,成吉思汗灭掉金宋,建立了大元帝国,他下诏召见丘处机。

  此时,丘处机已72岁高龄,他为了拯救众生,劝导元军少开杀戒,毅然带着十八弟子西行万里,历时三载,在印度大雪山,今阿富汗境内追上了成吉思汗的西征军队,成吉思汗极为感动,尊称他为老神仙。

  一年后丘处机辞汗东归,成吉思汗向他请教治国之策。他告诉大汗,要敬天爱民,尽量少开杀戒,仁德者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

  成吉思汗点头纳议,并赐予他虎头金牌和圣旨一道,尊他为大元朝道教国主。统管全国道教,丘处机仙逝后,安置在今北京白云观的丘祖殿中。

  

  

  元主为稳定中原,让丘处机的十八弟子分赴各地传教,灵云道长来到了京都东大门的石城(今开平)。

  他在唐溪边巡绕时,忽然一群燕子飞来将他团团围住,在他身边呢喃不止。

  灵云道长曰:“天意留我,我留此地。”

  从此,这里便有了一座无名的小庙,灵云道长在庙内修行,从不张扬,经常向四周穷人施舍钱物,常做善事。

  一次一队元军押解从江南俘虏的百姓,路过此地,几个抱着幼子的女人再也承受不了一路上的鞭打和饥饿,乘机逃到庙中避难。

  灵云道长让他们藏在神像的后面,自己则将师父赐给他的金牌挂到胸前,之后,气定神闲地诵经。

  押送俘虏的元军将领搜寻到此。只见灵云道长端坐诵经,他正要发怒时,见其胸前挂有金牌,元军将领大吃一惊,原来是老神仙的弟子在此。

  立刻纳头便拜,之后离去。这几名女人和她们的孩子得救。

  四乡村民这才知道老神仙的弟子就在身边。

  从此,灵云道长名声在此传开。四周乡中望族慕名而来,积极捐资修庙。村民也都自动出工,为记述这段故事,由乡中文人题名为“背子院”。

  自从灵云道长在此的消息传开后,灵云道长也成了这方水土的保护神,这里的聚落也越来人越多。天长日久“背子院”名声远闻,香火鼎盛,其后世的人们觉得一个“背”字不足以凸显灵云道长的大悲大德,便将“背子院”改为“悲子院”。

  因灵云道长重生,院内供奉的神像为天仙圣母,即碧霞元君娘娘,两侧为送子娘娘和催生娘娘。

  

  到了大明永乐之后,大批移民迁至开平一带,纷纷来此上香,一些乡绅、文人觉得应为灵云道长立碑。当年被道长所救之人的后代,都已是人丁兴旺,家业富足,纷纷出资建碑。

  碑建成后,立于院前南侧,从此又称“碑子院”。

  碑子院确切的起始年代已不可考,有老人们讲,五六百年前,村西北边有一座被称为“大寺”的庙宇,庙宇外矗立着四座石碑,村子因此而得名“碑子院”,张姓是这里的大户人家。

  清朝乾隆年间,大寺的香火很兴盛,此时却来了一个欺男霸女的大和尚。他为害乡里,掠夺财物,祸害女性。当时的丞相刘罗锅得知此事,微服私访,查明真相,将恶僧绳之以法,碑子院因此名震一时。

  到了清朝末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滦州一带暴发了义和团运动,一些山野间的寺院庙堂成了拳民居住、袭击洋人的地方,于是,洋人将滦州一带的寺院庙堂摧毁一空,幸免者廖廖无几,碑子院的庙堂也毁于那场洗劫之中。

  飞机窝

  碑子院的“飞机窝”共有6个,现在仅剩下3个,是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驱赶村民修筑的飞机掩体,当地群众称之为“飞机窝”。单个掩体呈拱形半圆状,直径约为20米。全部为钢筋水泥结构。

  

  据了解,1944年左右侵华日军在碑子院和曹家口两个村开始建军用机场,能够容纳10架飞机,用于隐藏飞机和修理装配飞机。

  当年参加修筑掩体的民工大多是被日军强行从附近各村驱赶而来的,其中有相当数量的童工。民工分为若干队,43名民工编为一个小队,由日韩包工头指定小队长,早晚接受点名一次。民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工作十分残酷。

  据目前掌握的资料看,在城市市区集中发现大批侵华日军空军修建的飞机掩体,在国内还不多见,特别在抗日战争胜利70多年后的今天,遗址能够完整保存下来的就更不多见了。

  

  碑子院村地处兴源道以北,卫国路和学院路之间,是城市腹地拥有众多人口的大村落之一。

  碑子院是我市一处奇特而古老的地名。

  唐山大地以院为称的地名,至今留存17处,有书院、寺院,但多为道院。

  道教中,按其庙内供奉的神像和庙内道长地位,分为宫、观、院、庙、庐五个等级。

  宫为供奉老子或教主居住地称之为宫,享受帝王级待遇;

  其次为观,观内供奉诸神或教主,居住着祖师或道行极高的道长;

  第三是院,院内供奉诸神,其道长多为祖师嫡传弟子及所传后人,当然也有非祖师嫡传之人,但道德高深,功德显着,在州府乡里声望极高者,也尊称为院;

  最普遍的是庙,庙内供奉诸神,居住着一般道士;

  其下为庐,为山野间自行修炼的道士居住之地。

  下面就听一听关于碑子院的传说故事。

  

  相传:此道院在大元朝时已有,其灵云道长为大元朝道教教主丘处机的十八位入室弟子之一。他师父丘处机为全真教祖师王纯阳的七弟子之一,即俗称的全真七子。

  祖师仙逝后,七弟子分散各地传教。

  丘处机道德高深,积善从世,曾受到大金国朝廷的诏请,到中都燕京传道。

  因此,丘处机名满天下。

  其后,成吉思汗灭掉金宋,建立了大元帝国,他下诏召见丘处机。

  此时,丘处机已72岁高龄,他为了拯救众生,劝导元军少开杀戒,毅然带着十八弟子西行万里,历时三载,在印度大雪山,今阿富汗境内追上了成吉思汗的西征军队,成吉思汗极为感动,尊称他为老神仙。

  一年后丘处机辞汗东归,成吉思汗向他请教治国之策。他告诉大汗,要敬天爱民,尽量少开杀戒,仁德者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

  成吉思汗点头纳议,并赐予他虎头金牌和圣旨一道,尊他为大元朝道教国主。统管全国道教,丘处机仙逝后,安置在今北京白云观的丘祖殿中。

  

  

  元主为稳定中原,让丘处机的十八弟子分赴各地传教,灵云道长来到了京都东大门的石城(今开平)。

  他在唐溪边巡绕时,忽然一群燕子飞来将他团团围住,在他身边呢喃不止。

  灵云道长曰:“天意留我,我留此地。”

  从此,这里便有了一座无名的小庙,灵云道长在庙内修行,从不张扬,经常向四周穷人施舍钱物,常做善事。

  一次一队元军押解从江南俘虏的百姓,路过此地,几个抱着幼子的女人再也承受不了一路上的鞭打和饥饿,乘机逃到庙中避难。

  灵云道长让他们藏在神像的后面,自己则将师父赐给他的金牌挂到胸前,之后,气定神闲地诵经。

  押送俘虏的元军将领搜寻到此。只见灵云道长端坐诵经,他正要发怒时,见其胸前挂有金牌,元军将领大吃一惊,原来是老神仙的弟子在此。

  立刻纳头便拜,之后离去。这几名女人和她们的孩子得救。

  四乡村民这才知道老神仙的弟子就在身边。

  从此,灵云道长名声在此传开。四周乡中望族慕名而来,积极捐资修庙。村民也都自动出工,为记述这段故事,由乡中文人题名为“背子院”。

  自从灵云道长在此的消息传开后,灵云道长也成了这方水土的保护神,这里的聚落也越来人越多。天长日久“背子院”名声远闻,香火鼎盛,其后世的人们觉得一个“背”字不足以凸显灵云道长的大悲大德,便将“背子院”改为“悲子院”。

  因灵云道长重生,院内供奉的神像为天仙圣母,即碧霞元君娘娘,两侧为送子娘娘和催生娘娘。

  

  到了大明永乐之后,大批移民迁至开平一带,纷纷来此上香,一些乡绅、文人觉得应为灵云道长立碑。当年被道长所救之人的后代,都已是人丁兴旺,家业富足,纷纷出资建碑。

  碑建成后,立于院前南侧,从此又称“碑子院”。

  碑子院确切的起始年代已不可考,有老人们讲,五六百年前,村西北边有一座被称为“大寺”的庙宇,庙宇外矗立着四座石碑,村子因此而得名“碑子院”,张姓是这里的大户人家。

  清朝乾隆年间,大寺的香火很兴盛,此时却来了一个欺男霸女的大和尚。他为害乡里,掠夺财物,祸害女性。当时的丞相刘罗锅得知此事,微服私访,查明真相,将恶僧绳之以法,碑子院因此名震一时。

  到了清朝末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滦州一带暴发了义和团运动,一些山野间的寺院庙堂成了拳民居住、袭击洋人的地方,于是,洋人将滦州一带的寺院庙堂摧毁一空,幸免者廖廖无几,碑子院的庙堂也毁于那场洗劫之中。

  飞机窝

  碑子院的“飞机窝”共有6个,现在仅剩下3个,是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驱赶村民修筑的飞机掩体,当地群众称之为“飞机窝”。单个掩体呈拱形半圆状,直径约为20米。全部为钢筋水泥结构。

  

  据了解,1944年左右侵华日军在碑子院和曹家口两个村开始建军用机场,能够容纳10架飞机,用于隐藏飞机和修理装配飞机。

  当年参加修筑掩体的民工大多是被日军强行从附近各村驱赶而来的,其中有相当数量的童工。民工分为若干队,43名民工编为一个小队,由日韩包工头指定小队长,早晚接受点名一次。民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工作十分残酷。

  据目前掌握的资料看,在城市市区集中发现大批侵华日军空军修建的飞机掩体,在国内还不多见,特别在抗日战争胜利70多年后的今天,遗址能够完整保存下来的就更不多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