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龙江检影】:为了那一片青山绿水

  福建检察2天前我要分享

  漳州检察

  

  《龙江检影》专栏

  漳州电视台一套每周五晚20:55播出

  《龙江检影》专栏由漳州市检察机关和漳州电视台《法在身边》栏目联合打造,该专栏围绕新时代四大检察职能,通过漳州市检察机关办理的典型案例,展示全市检察机关在服务大局、保障民生、服务民企、未成年人保护等方面的工作亮点及成效,以社会、群众视角,讲好新时代检察故事。

  敬请收看

  本期视频为《龙江检影》第七期

  为了那一片青山绿水

  南靖县地处九龙江西溪上游,林业、矿产资源丰富,是全省首批国家生态县、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所在地,生态特点独特。绿色是南靖的底色和优势,近年来,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创新生态修复办案机制,总结出既打击犯罪又呵护民生的南靖经验。

  

  补植复绿

  2009年,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受理了一件田螺坑景区失火案,书洋镇下坂村村民刘某在农耕时燃烧稻草和芦苇,不慎引发森林火灾,烧毁林地951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7万余元。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生态科科长 黄佳鑫

  如果按照惯例量刑,被告人刘某将服刑三年,但是荒山还是依旧,我们通过办案家访了解到时年61周岁的被告人刘某是家庭经济来源的唯一劳动力。

  如何办理才能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南靖县人民检察院提出了“补种恢复原状”代为赔偿损失的思路。

  从通过全面细致地考量后,我院对本案提起公诉后,建议对被告人刘某适用缓刑,并且判处补植令,要求被告人刘某对失火的林地进行补种恢复植被。

  

  “补植令”的出台得到了当地村民的一致拥护,村两委组织村民上山帮忙补植养护林木。如今,田螺坑景区一片郁郁葱葱,吸引着更多游客的到来。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首创的“补植复绿”机制,第一次将惩罚犯罪与保护生态有机结合起来,之后,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并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

  环境修复

  2012年5月,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在办理一起非法采矿刑事案件时,发现被告人沈某洪、沈某喜采取破坏性手段非法采矿,导致现场遗留多个巨大坑洞,山体被掏空造成山体滑坡,随时可能再次滑坡塌方,对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危险。那么如何在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又促使被告人修复被破坏的环境,消除安全隐患呢?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生态科科长 黄佳鑫生态科科长 黄佳

  对被告人沈某洪、沈某喜非法采矿是适用刑事诉讼程序,但是对其采矿行为造成的山体滑坡,破坏生态的行为是无法适用刑事诉讼程序,所以我们在细致考量以后,决定以原告身份对这个案件适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探索提出以公益诉讼的形式要求被告人修复生态的构想,得到了上级院和法院的支持。2012年5月23日,南靖县人民检察院以原告身份代表国家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经南靖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双方达成调解,被告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按要求对破坏现场遗留的坑洞进行回填平整、采取防护措施消除山体滑坡危险、补植林木恢复被破坏的植被。经过生态修复,昔日的满目疮痍已不复存在,现在一片郁郁葱葱,焕发勃勃生机。

  这是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继毁林案件“补植复绿”后,首次在非法采矿等破坏生态资源环境案件中尝试生态修复。之后,南靖县人民检察院不断探索恢复性司法实践,一场关于生态修复办案机制的探索由此拉开,并不断发展丰富。

  2014年,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在办理省检察院、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黄某竹制品加工工厂有毒废碱液污染环境案件过程中,积极探索将生态修复拓展到环境污染案件,督促被告人及其家属投入150多万元,建成污水处理设备对有毒废碱液进行净化,对存放土坑进行填平并补植林木,修复环境,实现了处罚犯罪与保护生态环境的有机结合。

  

  因为我们在办案过程中也对其他一些类型的案件进行了思考,比如说盗伐林木,滥伐林木,以及非法占用农用地等一些案件,因为这一类的案件造成破坏的数量跟补植的数量是没办法等量。

  

  因此,南靖县人民检察院针对这些不适宜作现场修复的破坏生态犯罪案件,探索运用公益林抚育、异地修复等替代修复模式,有效保护了生态环境。

  

  案件处理实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是近年来检察机关工作取得的重要经验,也是检察机关办案的内在要求和指导思路,被告人通过实施生态修复,获得从轻处罚,同时使得受损的生态得以恢复,可以达到三个效果的有机统一。

  “大生态检察”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不断创新和完善“大生态检察”工作模式,运用一盘棋的思路,整合全院生态检察工作的各种资源力量。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吴鹏海

  生态资源检察科主要是办理生态领域的刑事犯罪和其他的生态检察工作,其他的像民行、监所,根据他们各自的职能,结合他们的重点,在生态环境保护范围内,开展他们的生态检察工作,形成合力,开展生态司法保护工作。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结合南靖县委县政府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县工作,持续开展“生态司法保护年”活动,坚持打击犯罪和修复环境两个并重。

  

  我们从10年前刘某补植复绿机制推行以后,感受到了生态修复的长远价值所在,在此后的工作中,也在环境污染案件、非法采矿案件推行生态修复,现场没有恢复条件的采取异地修复,实现了生态案件修复全覆盖,做到每案必修复。

  2015年以来,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共批捕破坏生态环境资源刑事犯罪案件34件55人,起诉95件175人;监督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破坏生态资源刑事犯罪案件9件;监督公安机关立案2件,撤案6件;开展生态修复1372亩。

  从林业失火案件“补植复绿”,到非法采矿、环境污染案件“环境修复”,再到盗伐滥伐林木、非法占用林地案件“公益林抚育”、异地修复,南靖县人民检察院探索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修复办案机制,实现了生态犯罪案件一案一修复,每案必修复,取得了惩治生态犯罪和修复生态环境的双赢,有力的守护了南靖的青山绿水。

  收藏举报投诉

  漳州检察

  

  《龙江检影》专栏

  漳州电视台一套每周五晚20:55播出

  《龙江检影》专栏由漳州市检察机关和漳州电视台《法在身边》栏目联合打造,该专栏围绕新时代四大检察职能,通过漳州市检察机关办理的典型案例,展示全市检察机关在服务大局、保障民生、服务民企、未成年人保护等方面的工作亮点及成效,以社会、群众视角,讲好新时代检察故事。

  敬请收看

  本期视频为《龙江检影》第七期

  为了那一片青山绿水

  南靖县地处九龙江西溪上游,林业、矿产资源丰富,是全省首批国家生态县、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所在地,生态特点独特。绿色是南靖的底色和优势,近年来,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创新生态修复办案机制,总结出既打击犯罪又呵护民生的南靖经验。

  

  补植复绿

  2009年,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受理了一件田螺坑景区失火案,书洋镇下坂村村民刘某在农耕时燃烧稻草和芦苇,不慎引发森林火灾,烧毁林地951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7万余元。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生态科科长 黄佳鑫

  如果按照惯例量刑,被告人刘某将服刑三年,但是荒山还是依旧,我们通过办案家访了解到时年61周岁的被告人刘某是家庭经济来源的唯一劳动力。

  如何办理才能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南靖县人民检察院提出了“补种恢复原状”代为赔偿损失的思路。

  从通过全面细致地考量后,我院对本案提起公诉后,建议对被告人刘某适用缓刑,并且判处补植令,要求被告人刘某对失火的林地进行补种恢复植被。

  

  “补植令”的出台得到了当地村民的一致拥护,村两委组织村民上山帮忙补植养护林木。如今,田螺坑景区一片郁郁葱葱,吸引着更多游客的到来。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首创的“补植复绿”机制,第一次将惩罚犯罪与保护生态有机结合起来,之后,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并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

  环境修复

  2012年5月,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在办理一起非法采矿刑事案件时,发现被告人沈某洪、沈某喜采取破坏性手段非法采矿,导致现场遗留多个巨大坑洞,山体被掏空造成山体滑坡,随时可能再次滑坡塌方,对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危险。那么如何在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又促使被告人修复被破坏的环境,消除安全隐患呢?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生态科科长 黄佳鑫生态科科长 黄佳

  对被告人沈某洪、沈某喜非法采矿是适用刑事诉讼程序,但是对其采矿行为造成的山体滑坡,破坏生态的行为是无法适用刑事诉讼程序,所以我们在细致考量以后,决定以原告身份对这个案件适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探索提出以公益诉讼的形式要求被告人修复生态的构想,得到了上级院和法院的支持。2012年5月23日,南靖县人民检察院以原告身份代表国家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经南靖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双方达成调解,被告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按要求对破坏现场遗留的坑洞进行回填平整、采取防护措施消除山体滑坡危险、补植林木恢复被破坏的植被。经过生态修复,昔日的满目疮痍已不复存在,现在一片郁郁葱葱,焕发勃勃生机。

  这是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继毁林案件“补植复绿”后,首次在非法采矿等破坏生态资源环境案件中尝试生态修复。之后,南靖县人民检察院不断探索恢复性司法实践,一场关于生态修复办案机制的探索由此拉开,并不断发展丰富。

  2014年,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在办理省检察院、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黄某竹制品加工工厂有毒废碱液污染环境案件过程中,积极探索将生态修复拓展到环境污染案件,督促被告人及其家属投入150多万元,建成污水处理设备对有毒废碱液进行净化,对存放土坑进行填平并补植林木,修复环境,实现了处罚犯罪与保护生态环境的有机结合。

  

  因为我们在办案过程中也对其他一些类型的案件进行了思考,比如说盗伐林木,滥伐林木,以及非法占用农用地等一些案件,因为这一类的案件造成破坏的数量跟补植的数量是没办法等量。

  

  因此,南靖县人民检察院针对这些不适宜作现场修复的破坏生态犯罪案件,探索运用公益林抚育、异地修复等替代修复模式,有效保护了生态环境。

  

  案件处理实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是近年来检察机关工作取得的重要经验,也是检察机关办案的内在要求和指导思路,被告人通过实施生态修复,获得从轻处罚,同时使得受损的生态得以恢复,可以达到三个效果的有机统一。

  “大生态检察”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不断创新和完善“大生态检察”工作模式,运用一盘棋的思路,整合全院生态检察工作的各种资源力量。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吴鹏海

  生态资源检察科主要是办理生态领域的刑事犯罪和其他的生态检察工作,其他的像民行、监所,根据他们各自的职能,结合他们的重点,在生态环境保护范围内,开展他们的生态检察工作,形成合力,开展生态司法保护工作。

  

  南靖县人民检察院结合南靖县委县政府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县工作,持续开展“生态司法保护年”活动,坚持打击犯罪和修复环境两个并重。

  

  我们从10年前刘某补植复绿机制推行以后,感受到了生态修复的长远价值所在,在此后的工作中,也在环境污染案件、非法采矿案件推行生态修复,现场没有恢复条件的采取异地修复,实现了生态案件修复全覆盖,做到每案必修复。

  2015年以来,南靖县人民检察院共批捕破坏生态环境资源刑事犯罪案件34件55人,起诉95件175人;监督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破坏生态资源刑事犯罪案件9件;监督公安机关立案2件,撤案6件;开展生态修复1372亩。

  从林业失火案件“补植复绿”,到非法采矿、环境污染案件“环境修复”,再到盗伐滥伐林木、非法占用林地案件“公益林抚育”、异地修复,南靖县人民检察院探索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修复办案机制,实现了生态犯罪案件一案一修复,每案必修复,取得了惩治生态犯罪和修复生态环境的双赢,有力的守护了南靖的青山绿水。